西顺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一夜回到改开前 > 第二百四十九章 慢点啊
    “要是恢复就好了,我小时候都是隔三差五的就有庙会,乌泱泱的人山人海,艾窝窝蘸焦圈,踩高跷耍杠子舞大刀,旱船花钹扭秧歌,那时候就想着过年,就盼着过年”

    沈铁军的问题仿佛打开了林阳的话匣子,拿着筷子一连串的说完,正感觉有点窘迫时,旁边一直闷声喝酒的李老头开口道“早年间这四九城里的庙会并不固定,每月逢九、十、一、二是隆福寺;逢三是土地庙;逢五、六是白塔寺;逢七、八是护国寺。再加上正月初一开庙的东岳庙和大钟寺,初二的财神庙,十七、十八的白云观现在都没了。”

    “没了可以再有嘛。”

    沈铁军倒是没有多想,上辈子他没在四九城里逛过庙会,可天和县也有各种会确切的说叫集,有些在城里用得到却买不到的东西,比如藤编的背篓和藤椅,糖葫芦小吃的同样摩肩接踵,孩子们最喜欢的时候便是过年,不光有好吃的还有新衣服穿,接着笑道“和羊城趁墟差不多,都是吃喝玩乐,这还是娱乐活动太少的原因,人们没办法打发时间。”

    一天播放的电视节目不到五个小时,这还是算上6点到10点中的4个小时,再加上中午1个小时的“新闻”节目,便是广播电台那边也没达到两位数,于是乎平面媒体便成了人们打发时间的主要手段,剩下的也就是夫妻间的那点事儿。

    放下碗筷的沈铁军只感觉到有个模糊的想法闪过,看着林阳撸起毛衣的袖子露出白皙的胳膊,转身到了院子里,瞅着星光点点的星空,半个月亮挂在半空,先前的模糊想法逐渐清晰,不算英俊的嘴角划出了个弧度“嗯,趁着还有机会,那就放吧”

    连庙会都还没恢复,烟花晚会也就不要说了,今年他打算回羊城过年,留守在接待处的工作人员不是羊城的便是港岛的,找点事情让他们做一下,也好排解过年时的寂寞,至于能花多少钱,这已经不是他现在所考虑的事儿了。

    做了决定,沈铁军回到厨房搬了箱录像带到了堂屋,由于有了上次的经验,这次魔方给他准备的录像带,已经按照类别进行了区分,手上这箱子便在外边写了个单词“technoogy。”

    厨房里面,洗刷干净了碗,林阳便见到王乐在旁边的几个箱子里忙碌过,一筐子各式各样的水果摆在了门口,满脸好奇“这么多”

    “走吧,我帮你送过去。”

    穿戴整齐的王乐抱起筐子,林阳连忙套上了呢子大衣,笑道“谢谢。”

    “你应该谢谢里面那个土豪。”

    跟着沈铁军这么长时间,王乐学了不少另类的语句,两人架着离开厨房,李老头抱着紫砂壶坐在摇椅微微晃着,光滑的老脸上透着股惬意。

    从沈家大院到林家大门,直线距离不到五十米,走路也就是几分钟的时间,用不了多大的功夫,然而王乐抱着个三四十斤的筐子,这就有点累了,原本脑子里都是那个玲珑有致的身影,等到进了王家后院里的菜窖,也就只剩下了喘气的功夫。

    这年月的北方冬季,绝大多数地区都有囤大白菜的习惯,一到快入冬的时候,人们都是成车成车的买,八十斤那只是分配的配额,谁家不囤个百十斤的大白菜,这个年就有可能过不去,那么多的菜买来怎么放。

    于是乎没有条件的,便用报纸包好锁住白菜的水分,整整齐齐的和蜂窝煤似的码放在能码放的所有地方,所以这个时候的筒子楼里,家家户户的门前大多都是白菜通道。

    而像四合院或者大杂院,大多会挖个菜窖来存放,林阳家的便是这样,一人多高的菜窖上面用水泥封住,预留个一平方米的入口也可以认为是通风口,下面放有梯子或者墙壁上凿洞方便出行。

    这样菜窖里面的温度不会低于零度,放进去的白菜随吃随用的就像是个恒温冰箱,当然也就不会有电灯,在光柱中下到了底部的王乐瞅着黑乎乎的菜窖气喘如牛,上面的林阳连忙收了手电筒,按照记忆中摸到了梯子,不想呢子大衣的口袋太浅,下到半截不知道碰到了什么,啪的摔了下去。

    明亮的光柱瞬间消失了。

    “你别动。”

    顺着梯子林阳也下了到菜窖里,视线还没适应黑暗的环境呢,下面传来了个声音“你慢点。”

    “嗯,我下来了,要不就放在这”

    黑乎乎的菜窖里,林阳边下着梯子边说着,不想便感到脚下一软,底下传来了王乐的呼声“嘶,你踩我手了。”

    “啊,你怎么还扶着梯子,让开啊。”

    林阳说着收了脚丫子,等王乐让开下到底,面前已经多了个黑乎乎的影子,连忙开口道“你的手没事吧”

    “你瞅瞅”

    王乐说着探出手,林阳已经适应的菜窖里的黑暗,借着微微的光芒握住了他的手,轻轻的吹了口气,像哄孩子似的开口道“现在好了吧”

    两人这么长时间来还是第一次有这种动作,王乐心潮澎湃下开口道“林阳,我喜欢你”

    “爸妈林阳,林阳”

    一个声音仿佛九天雷霆降下,王乐浑身一震飞快的抽出手,急声道“你哥”

    “嗯”

    抬头看向上面的入口,林阳闷声道“你这家伙这么大的反应,是不是准备心怀不轨”

    “嘿嘿。”

    摸了摸后脑勺,王乐飞快的抱住林阳吧唧亲了口,外边的声音愈发清晰“林阳林阳”

    “哥,我在菜窖里面呢。”

    恨恨的瞪了眼王乐,林阳不知道他看没看到,飞快的转身摸住梯子,慢慢的往上爬去,开口道“我在菜窖里面,手电筒坏了。”

    林家博借着满天的星光,看到林阳从菜窖里爬出,不禁面现好奇之色,开口道“这么晚了,你在菜窖里面做什么”

    “王乐来送水果,我原本想给他照明来着,谁知道手电筒掉了下去。”

    咕咚咽了口唾沫,林阳捋了捋耳畔的短发说了,转身看向了黑乎乎的菜窖,开口道“王乐,你慢点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