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顺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神级农场 > 第一千三百一十一章 艰难拿下
    大祭师曼齐拉的脸色变得极其难看,刚才一直挂在脸上的和绚笑容此时也变得有些狰狞。

    他并没有开口解释,因为既然夏若飞说出了“撒旦”这两个字,那就是早已探明他的身份,此时任何解释都是徒劳的。

    曼齐拉心中的震惊无以复加,因为“撒旦”这个身份是绝密,除了蝰蛇博阿克之外,没有任何一个人知道。而博阿克的忠诚根本不需要怀疑,他一时间脑子有些混乱,无法相信眼前这个东方人居然一言叫破了他最隐秘的身份。

    不过曼齐拉也是个枭雄人物,他处理问题还是非常果决和狠辣的。

    夏若飞说出“撒旦”两个字之后,曼齐拉也仅仅只是有一瞬间的失神,紧接着就丝毫不掩饰自己身上的煞气,隔空一掌朝着夏若飞打了过去。

    夏若飞早有准备,他感觉得到曼齐拉这一掌中狂暴的能量波动,稍微侧了侧身子进行躲避。

    夏若飞感到一股炽热的气息从自己身侧划过,轰在了砖石地板上,溅起了许多的小石块,并且在砖石上留下了一个小坑。

    这第一下接触,夏若飞基本上能判断曼齐拉的修为在炼气三层左右。虽然他对于一个非洲黑人修炼了华夏的道家功法,感觉非常奇怪,但至少目前来说,这位修炼者是威胁不到他的。

    这就足够了,只要现在曼齐拉被夏若飞压制,那么他的下场只有一个终身囚禁。

    夏若飞嘴角挂着一丝淡淡的笑容,身形如电。两人之间短短的距离转瞬即逝,一眨眼功夫他已经欺身而上,来到了曼齐拉的身边。

    夏若飞那灌注了磅礴真气的双掌,朝着曼齐拉的面门直接拍了过去。

    曼齐拉一下子嗅到了极度危险的气息,不过夏若飞的速度实在是太快了,他根本没有时间反应和躲避,只能一咬牙双手交叉迎了上去,希望能挡住夏若飞这气势惊人的一击。

    说时迟那时快,夏若飞的双掌结结实实地印在了曼齐拉的小臂上。

    只听咔嚓一声,曼齐拉发出了一声闷哼,整个人倒飞了出去,撞倒了旁边的简陋小桌,上面的盆盆罐罐乒铃乓啷掉了一地。

    曼齐拉也跌坐在了地上,脸色变得相当的凝重他没想到夏若飞的实力这么强劲,两人才一个照面的交手,他的双臂就已经骨折了,战斗力一下子丧失了一半。

    夏若飞一击过后,没有丝毫的停留,脚下一蹬地,身形朝着曼齐拉疾射而去,然后朝着曼齐拉的大腿重重地踩了下去曼齐拉不同于夏如飞这两天对付的其他摩德组织成员,这可是一位货真价实的修炼者,所以夏若飞也根本没有保留,首先就要让曼齐拉先丧失抵抗能力。

    曼齐拉双臂折断,行动能力也受到了影响,面对夏若飞绵绵不绝的凌厉攻击,他只能狼狈地用一个滚身的动作,勉强避开了这一脚。

    夏若飞的脚重重地踩在了地砖上,留下了一个深深的脚印。

    他顺势往曼齐拉的方向一倒,返身朝着曼齐拉的腿部就是一肘。

    夏若飞的动作实在是太快了,曼齐拉根本躲无可躲,又是令人毛骨悚然的咔嚓一声响起,曼齐拉的右腿也呈现了不规则的扭曲。

    曼齐拉顿时感觉到一股剧痛传来,额头上一瞬间冒出了大量的冷汗,他也忍不住惨叫出声,脸上的肌肉都在不断地颤抖着。

    夏若飞却没有丝毫留情的意思,还躺在地上的他双手往上一伸,抱住了曼齐拉完好的那一条腿用力一拧,这条腿也被他生生地拧断了。

    短短几秒钟时间,曼齐拉就已经完全丧失了行动能力,更不要说战斗力了。

    夏若飞站起身来,目光冷淡地扫了曼齐拉一眼。

    只见曼齐拉脸上的肌肉都因为疼痛而扭曲了,牙齿更是难以抑制地咯咯响这并不是因为害怕,完全就是强烈的疼痛导致的。

    曼齐拉一边大口喘气,一边朝着夏若飞挤出了一丝笑容,颤声说道“厉害佩佩服”

    夏若飞没有心思跟曼齐拉废话,直接默默地按照精神力催眠的方法,将磅礴的精神力朝着曼齐拉笼罩而去。

    夏若飞本来以为这是手到擒来的事情,都已经准备开始问口供了,然而让他有些吃惊的是,曼齐拉的眼神只是在那么一瞬间出现了短暂的迷惘,但很快就恢复了清明。

    “咦”夏若飞自言自语道,“有点儿意思”

    曼齐拉惊恐地问道“你你刚才对我做了什么”

    夏若飞没有理会,再次加大了精神力的强度,第二次尝试催眠曼齐拉。

    这回曼齐拉有了防备,甚至连一瞬间的失神都没有,只是眼神中带着一丝对于未知的恐慌。

    夏若飞不信邪,再一次调集精神力,持续不断地朝着曼齐拉攻击过去。

    曼齐拉这回算是彻底明白了,他一边调用自己的精神力竭力抵抗,一边说道“你是想要攻破攻破我的精神力防线吧别白费心机了这根本不可能”

    在来回的拉锯战中,夏若飞也终于能准确地判断出曼齐拉的精神力修为了灵悸中期,如果对应真气修为的话,应该是炼气5层,但实际上曼齐拉的真气修为仅有炼气3层。

    看来这又是一个精神力修为超过真气修为的人啊夏若飞在心里暗暗思忖。

    曼齐拉的情况和夏若飞倒是挺像的,夏若飞自己也是如此,在修炼生涯中,精神力修为始终比真气修为要高,而且是高出好几个等级。

    现如今更是高出了一个大境界夏若飞的精神力修为已经突破了大境界,来到了融灵境。

    两人的精神力境界虽然相差很大,但曼齐拉的精神力功法显然比较特殊,而且他只需要防御,所以短时间内竟然不分上下,这一僵持,就僵持了四五分钟。

    曼齐拉喘着粗气说道“年轻人,放弃吧你可以杀了我,但你绝不可能攻破我的精神力防线刚才这边动静那么大,神庙的工作人员很快就会过来查看,你时间不够的除非你把神庙的工作人员都杀掉但是首都近在咫尺,闹出那么大的动静,军队很快就会赶过来的”

    夏若飞眉头微微皱了起来,说实话几个神庙的工作人员根本奈何不了他,就算是阿鲁雷国的军队过来,夏若飞也没放在眼里这支乌合之众的军队,战斗力连摩德佣兵团都比不上,过来也是被砍瓜切菜的下场。

    只是夏若飞不习惯乱杀无辜,无论是神庙的工作人员,还是阿鲁雷国的军队,他们并没有那么大的罪过。

    可是,曼齐拉这个人又相当重要。

    可以说夏若飞这次来非洲,最主要的目标就是这位代号撒旦的摩德组织首领。

    如果不能撬开曼齐拉的嘴,那就找不到刺杀宋启明的幕后指使者他不能寄希望于从暗影小组负责人巴颂那里得到信息,万一巴颂那边也知之不详呢线索岂不是断了

    更何况,如今修炼者那么稀少,夏若飞对这个修炼了华夏道家功法的非洲黑人也十分感兴趣,另外还有珍贵的界石,这一切都需要建立在曼齐拉开口的前提下。

    夏若飞不禁有些头疼。

    现在这种情况,一时半会儿还真无法催眠曼齐拉。

    另外,因为他的精神力防御很强,夏若飞也没有办法将他直接收进灵图空间中。

    夏若飞眯着眼睛思索了一会儿,很快就想出了一个办法。

    他朝着曼齐拉咧嘴一笑,然后心念一动,从灵图空间中取出了那套阵旗。

    曼齐拉看到夏若飞凭空变出东西来,更是暂时忘记自己的不利处境,眼睛一亮问道“这这是从储物法宝里拿出来的你居然有储物法宝”

    夏若飞淡淡地说道“你还是先关心关心自己的处境吧”

    说完,他一挥手,阵旗顿时飘向了不同的方位,分毫不差地落在了各自的位置上。

    夏若飞一把拎起曼齐拉,带着他一起跨进了时间阵旗当中。

    “这这是”曼齐拉有些忐忑地看着周围的阵旗。

    很快他就察觉到了内外时间流速差其实这还要得益于他的认真观察,窗外的一片树叶正飘飘荡荡地往下落。但是当他进入到阵旗范围内的时候,一下子就发现那片落叶似乎静止在了空中。仔细观察之下就可以发现,落叶依然在往下落,只是下落的速度已经减缓了好几十倍,所以才会给人一种静止的感觉。

    “你居然能操控时间”曼齐拉的震惊简直无以复加。

    夏若飞看了曼齐拉一眼,说道“想不到撒旦先生眼力还真不错”

    说完这句话之后,夏若飞不再浪费时间,再次凝起浑厚的精神力,朝着曼齐拉压迫过去,曼齐拉也连忙全力抵抗。

    其实夏若飞的想法特别简单,那就是争取更多的时间。

    现在他最缺的也正是时间。

    如果给夏若飞足够的时间,曼齐拉肯定是撑不住的。因为两人的精神力修为差距还是很大的,所以精神力的总量相差也很多,夏若飞不断地压迫攻击,曼齐拉的精神力就在不断地消耗掉,虽然夏若飞也同样在消耗,但他的精神力总量比曼齐拉大得多,而且又可以服用灵潭水之类的进行补充,此消彼长之下,曼齐拉撑得住才有鬼呢

    时间阵旗,就是给夏若飞争取时间的。

    在阵法范围里面,夏若飞端坐在玉质蒲团上,持续不断地对曼齐拉发起精神力攻击。

    这个玉质蒲团是灵图空间山海境那个山洞石室里面的,对于精神力的恢复有不错的辅助作用,所以夏若飞干脆也把它从空间中取了出来。

    曼齐拉的脸色变得十分难看,他清楚地感觉到自己的精神力在一点点地消耗掉,而对方似乎从来不知道疲倦,精神力像是不要钱一样挤压过来。

    曼齐拉很快就感觉到精神力有些难以为继了,而此时他看到阵法外面那片落叶还在半空中,也就是说在阵法外可能也就一两个呼吸的时间,自己唯一的希望也破灭了,曼齐拉的脸色变得相当的难看。

    他勉力支撑了差不多半个小时,精神力终于接近枯竭了。

    曼齐拉感觉到头部隐隐作痛,这是精神力透支的表现。

    他看了看对面的夏若飞,心中最后一丝希望也消失了夏若飞的表情依然十分轻松,一看就是精神力还相当充裕。

    这还怎么拼

    曼齐拉满心苦涩地闭上眼睛,放弃了精神力抵抗。

    夏若飞自然不会放过这样的机会,直接进一步加大精神力压迫的力度,曼齐拉的眼神挣扎了一会儿,最后终于变成了迷惘,失去了往日的神采。

    夏若飞并没有趁机把曼齐拉收进空间中,因为空间里的环境相当好,曼齐拉进去之后会迅速恢复精神力,今天受到的外伤也很可能加速痊愈。到时候夏若飞想要再次攻破曼齐拉的精神力防线,就极有可能需要再费很多工夫了。

    所以,夏若飞直接保持时间阵旗运转,他则开始询问曼齐拉。

    “你收藏的界石藏在什么地方了”夏若飞第一个问题就是最关心的界石问题。

    “界石”曼齐拉露出了一丝不解。

    显然曼齐拉并不知道他收藏的藏品中,有一件来自华夏的珍贵宝贝。

    “有点像黑色的石头,不过给人一种很厚重的感觉,应该还是能跟普通石头分开的。”夏若飞说道,“你再好好想想,到底把界石藏在什么地方了”

    夏若飞简单的描述,让曼齐拉一下子找到了符合条件的物品,他说道“我的卧室里面修建了一间密室,我的东西都在里面,包括有一块黑色的大石头,可能跟你们说的界石非常像。”

    夏若飞并没有注意到慢起来说的是“大石头”,他飞快地记下曼齐拉供述的,找到密室并且打开密室门所需要的密码。

    他只是将这些信息记录了下来,并没有马上去寻找。

    因为审问还在进行,夏若飞还有很多很重要的问题,需要曼齐拉来解答。

    夏若飞继续问道“说一说,前段时间你们派出了杀手小组,刺杀华夏官员宋启明。我需要知道这起案件的指使者,也就是你们的客户,他的详细具体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