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顺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舟行诸天 > 第519章
    大宋北伐的主力军队,目前驻扎在江北淮南一带,分别有淮西制置使李显忠、淮东制置使邵宏渊统帅。

    但身为全军主帅,当然也不可能空着手上任,所以朝廷安排了一军禁卫军,交由封舟统帅。

    所谓一军,差不多是两千五百人,十个军组成一个厢军。便构成了一只禁卫军的主体。

    这一日,皇帝赐下兵符令旗和手印之后,枢密院副使刘锜亲自赶来,带着数百卫兵,陪同封舟直奔禁卫军大营。

    赵构怕死,又经历过一次禁卫军兵变,所以对禁卫军掌控的很严,同时又把他们分散在不同的住处,彼此距离很远,只有中枢才能调配。

    而分配给北伐军主帅的这只禁卫军,驻扎在城北,厢军指挥使一般由知名京官担任,但他们毕竟属于遥领,有职无权,所以一般情况下军中大事由两位副将打理。

    禁卫军厢副指挥使马奇、陈勇贵早听说这位少年将军其实是一个小道士,但法力深厚,生擒完颜亮的大功臣。京城之中也流传着他种种传说,如今要来带走人家一个军,他俩人老成精,自然不敢怠慢早已设摆香案,隆而重之地迎接这位新任全军主帅,等着宣圣旨、授手印了。

    此时那一军唤做天武军,军中校场上旗番招展,全军肃立,将士们个个衣甲鲜明。阵前有十多匹骑着战马的将军,在靠近辕门的地方正在静静等待。

    日上三竿,微风习习,一匹骏马被风吹得痒痒的,忍不住打了一个响鼻,脑袋扑愣愣地摇了摇,马上的将军拍了拍马首,安慰着爱驹,然后微微歪了歪身子,向中间马上一位全身披挂了黑色盔甲,如同石雕铁铸般的将军懒洋洋地道“程指挥使,咱们这场阵势,是不是有点小题大做”

    那位黑甲将军哼了一声道“是程副指挥使,刘都虞侯不要逾了规矩”

    刘都虞侯闻言一怔,笑嘻嘻地道“程兄,张指挥使调入捧日军,算得上高升了,咱们天武军除了你,谁还有资格统领这数千健卒呀听说咱们这位新任北伐军统帅官职大得惊人,连平章军国事都叫出来了。不过我听说此人年方二十,本是一个小道士,但是法力深厚,天下无敌,难怪程大哥这般隆重对待。”

    这位程副指挥使一身盔甲,威风凛凛,面色陈凝,但是面盔遮住了阳光,使得他的脸面处在阴影中,看出清楚神色如何,听了刘都虞侯的话,只是眼皮子抽动了一下,仍是默然不语。

    另一侧一个将军语气当中微微有点焦躁“我就说嘛我也听说他的名头,他要是国师什么的,我们见了他大礼参拜,绝无二话,但是却要担任北伐军主帅,还要我们做他的近卫军,我就呵呵了,他到底懂不懂行军打仗啊到时候可别把大家伙带到沟里去了”

    “嘿嘿”另一个矮胖的将军说道“你可真是孤陋寡闻啊,咱们这位北伐军主帅可不是一般的小道士,也不是一般的天下第一,人家可是能腾云驾雾,执手成雷的真人呢,他大婚之日,满朝文武,包括当今天子都去贺喜去了,你们说来头大不大对了,去年的采石之战,大伙都说是虞允文虞相公指挥得当,可是也少不了封真人的神通啊如今封真人不愿意当一个普通异士,人家要做大元帅,然后皇上就让他当了唉,人比人气死人呐,咱们沙场征战,苦熬半生,人家摆一个罗天大醮,就一脚蹬到咱头上去了。”

    身披重甲的程副指挥使脸颊抽搐了一下,低喝道“赵虞侯,你给我闭嘴,”

    赵虞侯听了他训斥,悻悻地一拨马头到了辕门口,向自己的心腹冷笑道“我们张指挥使升迁,这程配还以为自己能顶上这个缺呢,没想到这一划拉,自己成了道士统帅身边的亲兵队长了,居然也不着恼,还上杆子拍马屁,还真以为自己能混一个军功呵呵”

    他的心腹副都知赶紧四下看了看,说道“大人,这圣旨都下了,枢密院和兵部的批文也下了,我们奔赴前线已经成了定居,想改也改不了,到时候战场上我们都得捧着他封大帅,不过我看程副指挥使那架势,压根就不是夹道欢迎啊,我看他分明是想搞下马威啊”

    赵虞侯眼神一亮,笑道“要真是如此,那可有乐子看了,我听说那封舟可不只是会法术的道士,杀起人来也毫不手软,据说什么和尚道士什么的被他杀了大半,据说先帝求着他当国师他都不愿意当,如今为全军统帅,怎么会容忍又在在他眼皮子底下给他使绊子这一帅一将要是硬碰上了,嘿嘿嘿嘿”

    禁卫军保护天子,乃是大大的闲差,平时也只是在临安一带厮混,没想到突然蹦出了一个封舟,要带着他们这一军去北伐,这可把某些人的胆子给吓坏了。

    战场前线,刀枪无眼,万一有个万一,这就对不住祖宗啦

    想到这里,赵虞侯不由得对封舟产生了一丝怨恨和幸灾乐祸。

    他期盼着新任主帅和程副指挥使最好来一场将帅斗,他在一旁看热闹。

    要是闹大了,他们去不了前线不说,这个程副指挥使在被撵走,这副指挥使的位置就有可能让他坐了。

    闹吧闹吧闹大了最好

    一阵马蹄声响,马奇、陈勇贵两位副将带着几十个亲兵,陪着封舟疾驰而来。几十骑卷进辕门,校场上数千人马肃立,竟是人不语,马不嘶,寂然无声,显见平时训练有素,军纪严明。封舟目光过处,阳光下处处都是甲胄的烁然闪光,这京营配备极好,两千五百人的天武军将士人人身着重甲。

    马奇、陈勇贵陪着封舟驰马直奔点将台,拨马面向全军,马奇手中马鞭傲然一指,得意洋洋地道“大帅,你看这军中仪容如何”

    封舟扫过一眼,见三军将士站得笔直,如同一根根桩子一般,横看竖看一条线,简直比后世的阅兵场面不遑稍让,便淡淡一笑“军令统一,整齐划一,看来两位指挥使没少得天子夸奖”

    马奇一怔,也不知道是改笑还是不该笑。

    他知道封舟话里的意思,是说他的军队样子好看,但却不知道杀气如何。

    不过这样不能怪他们,绍兴和议执行了十几年,临安城一片歌舞升平,没经历过厮杀,自然不会有杀气。

    这也怪不得他们啊

    想到这里,马奇哈哈大笑,上了点将台,傲然一立。

    程培等人早已经随着来到阵前,见状立即翻身下马,甲胄哗愣地走到点将台前跪倒抱拳道“天武军副指挥使程配、率领所部将士叩见将军。”

    马奇向封舟拱手道“刚接了圣上的织意,护国真人封大人被皇上拜为平章军国事,假节钺、赐尚方宝剑、令都督中外诸军事,从今以后,他就是我们的大帅,如今调派你军作为北伐主帅的亲卫军,从此以后由封大帅指挥,可曾明白”

    “末将明白”程配大声应诺。

    “既然明白,那就上前拜见新任主帅”马奇命令道。

    “是”

    程配抱拳答应,随即站起身来,带着几位都虞侯、虞候和中军官向封舟走去。

    此时封舟身后,立着王重阳和辛弃疾二人,,这时见众将要参见大帅,两人不便跟着受礼,急忙的向旁一闪,避开了几步。

    程配走到封舟面前一丈开外,顿住了脚步,双手抱拳沉声道“天武军副指挥使程配率领全军将士拜见大帅。”

    只见程配说罢,身形微侧,端端正正对着王重阳拜了下去。

    底下两千五百位军卒随令而动,一起拜下“拜见大帅”千人一齐动作,甲胄带动,只听“哗”。“铿”的声音,动听之极。

    但是自封舟以下,包括马奇等人在内,全都震惊了

    这小子,敢当众打我脸啊

    够中二的